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男女格斗】【作者:姬小路】
【男女格斗】【作者:姬小路】
字数:1113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在城西富康来娱乐城,有位常客叫黄杰,他是一个富二代,终日无所事事,经常来娱乐城消遣,在外人眼里,他是一名花花公子,其实,他更爱寻求刺激的东西,例如SM和角色扮演。

  这天,为了满足他的欲望,他想了一个新的玩法,他打电话让一个他熟悉的舞女小桃,让她到他的一个别墅来玩。小桃对于他的特殊爱好早有所闻,于是问:「杰哥儿,今天我们玩什么呢?要不要我准备点工具?」黄杰说:「不用了,今天咱们来玩格斗游戏,咱们俩对打。」小桃说:「哎呦,杰哥您真会开玩笑,你一个大男人,我一名弱女子,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呢?」

  黄杰说:「那句话怎么说来的?有风险才有回报嘛!跟你说了,你赢了我给你一万。你输了,今晚就乖乖陪我,任我摆布,哈哈。」小桃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女人,这点早被黄杰看穿了,黄杰知道她不会拒绝。但是小桃知道黄杰既是受虐狂也同时是一个虐待狂,一个人单身前往非常危险,于是她撒娇说:「这样不公平,你让我叫上我一个姐妹一起来,两个对一个,这样才公平。

  但是你要把赢的奖金加到两万。「黄杰一听,正中下怀:」好,没问题,你们赶快过来,记得穿高跟鞋。「小桃马上找了她的一个要好的姐妹,名叫芳华,芳华原来是体育学院的,据说在学校的时候因为经常打架被开除了,现在要找人打架,就她最适合了。

  小桃是一个美人胚子,身高有一米七,身材很苗条,今天她知道不是去接客,所以穿上一件紫色毛衣,外面套一件麻织西装外套,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,衬托出她的长腿,脚上她穿了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,既可以保护脚部,同时也很具杀伤力。芳华刚刚从娱乐城下班,还穿着一件白色水墨旗袍,下摆长及膝盖,脚蹬一双白色尖头高跟鞋,芳华身高大概1米68,长发飘飘,也是美艳动人。
  她们俩打的来到黄杰的别墅,一进门就看到黄杰换上了一套练功服在等着她们。黄杰说:「来来来,我等不及了,里面有专门的格斗房。」来到格斗房,小桃看到,这里是一个很大的房间,里面铺了木地板,墙壁上贴了防护垫。

  黄杰说:「规矩是任何部位都可以攻击,但只能用脚攻击对方,不能用拳头、巴掌和指甲攻击对方,只能抓衣服,不能抓头发和其他身体部位。你们不用留情,我也不会怜香惜玉,直到一方认输,比赛结束,如果我认输,你们就赢了,如果你们两人都认输,我才算赢,这样公平吧?」小桃这个小妖精马上提出抗议:「等等,杰哥,我要提出抗议,你要我们穿高跟鞋,你也要穿紧身牛仔裤和高跟鞋才公平,我们已经准备了几双你的码数的高跟鞋,你可以从中挑一双来穿。」
  黄杰一听,也好,这样够新鲜刺激,大大满足了他的猎奇心,于是他换了白色T恤,蓝色紧身牛仔裤,穿上了一双小桃拿来的白色高跟凉鞋,这双是鞋跟最低的了,但也足有6厘米。

  于是比赛马上开始。黄杰以前也有过易装的幻想,但是高跟鞋他还是第一次穿,多少有点不适应,芳华看出了这点,主动上来进攻,小桃则谨慎地在一旁试探。芳华摆出格斗的架势,慢慢向前移动,黄杰看她一个人上来,猛地一脚踢向她下阴,芳华身子往后一退,黄杰这脚踢空,用力太猛,脚下一个不稳,向前踏出两步,小桃一看机会来了,抬起脚,高跟鞋照着黄杰的下阴要害就蹬过去,黄杰想闪躲已经来不及了,牛仔裤裆部吃了小桃鞋底一脚,幸好不是鞋跟踢中,但也痛得黄杰倒退几步,捂着裆部靠墙站着。

  勇猛的芳华马上冲上去,双手抓住黄杰的胳膊,用膝盖顶黄杰的裆部,但是黄杰用手紧紧护着裆部,等芳华撞了两下,黄杰马上回敬芳华一膝盖,不偏不倚顶在她旗袍的裙子里,芳华立刻痛得娇喘一声,踉跄后退,捂着下阴蹲在地上。
  黄杰不管她,向着小桃去,飞起一脚踢向她下阴,但是小桃已经看出了他的招数,高跟鞋往黄杰的胫骨踹了下去,黄杰的脚刚踢出,胫骨就被小桃的鞋跟踹了一记,骨头上马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,黄杰差点站不稳,扶着墙一只手不断搓着被高跟鞋踹到的胫骨。

  小桃一招得手,再次一脚踢向黄杰两腿中间,黄杰急忙双腿一夹,把小桃的脚夹住,他这次来气了,抓着小桃的头发,把她往墙上一撞,幸好墙上有防护垫,不然小桃可能头破血流了,接着他扬手给了小桃一个耳光。小桃马上捂着脸哭了起来:「又说不能抓头发,又说不能打耳光!你欺负人!」黄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气过头了,犯了规。

  他马上抚摸着小桃的脸,赔礼道歉:「对不起啊宝贝,你看我多没记性,自己都忘记了……啊……」还没等他说完,后面的芳华已经对他发起了偷袭,黄杰被芳华用她的尖头高跟鞋从后面往两腿中间猛踢一脚,一阵钻心的痛楚马上从阴部传来,黄杰一阵无力,就要跪地上了。芳华从后面抱着黄杰,不让他倒下,说:「小桃,让他不守规矩,抽丫的!」

  小桃马上不哭了,满脸怒容地骂道:「居然打老娘的脸?破相了我跟你没完!」说着,膝盖往上重重顶在了黄杰的裆部,黄杰感到下身一阵麻痹,但还没等他透过气,小桃照着他的下体又是一脚,这次踢中下体的是那杀人的鞋尖!黄杰闷哼一声,挣开芳华的钳制,像堆烂泥似的瘫在地上,缩成一团。

  芳华蹲下抓着他一只脚向上抬起,小桃则踩着他另一只脚不让他缩起来,芳华问:「小样,认输了没?钱归我们了!」黄杰咬着牙挤出两个字:「放屁!」话音刚落,芳华的高跟鞋就顺着黄杰的大腿用力往下一踩,鞋跟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左边的蛋蛋。「啊……噢噢,痛死我了!」

  黄杰两脚乱踢,挣开了两个魔女的控制,滚来滚去滚到墙角上,像只受伤的野兽,嘴里啊啊直叫。看到黄杰的狼狈样子,两女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并没有继续追打他。过了一阵子,黄杰疼痛稍减,就站起来恶狠狠地对两女子说:「把我惹火了,等会我要让你们跪地求饶。」小桃看到黄杰的样子有点害怕了,对芳华说:「姐姐,他好像没事了,接下来怎么办?」

  芳华盯着黄杰的一举一动,低声说:「刚才我那一脚踩下去,我估计他痛得够呛,没有那么快恢复的。上次我跟隔壁组那个骚女人美玲打架,我也是趁她倒地的时候往她裙子里踩了一高跟鞋,她足足有一个星期没来上班。咱们只要跟他拖时间,他很快就不行的。」

  黄杰逼近过来,小桃和芳华往两边散开,一左一右包围他,黄杰一脚踢向芳华,芳华连忙后退,黄杰穿高跟鞋明显影响了他的速度,小桃一看机不可失,又想过来偷袭。黄杰早料到小桃的偷袭,马上回身一脚扫中了小桃的腰部,接着一个后蹬,黄杰的鞋跟正中小桃牛仔裤的裆部位置,小桃马上惨嚎一声,捂着裆部满地打滚。

  芳华一看要救已经来不及了,只好摆出防守的架势,等黄杰过来进攻。黄杰解决了小桃,再向芳华逼近,他一步步走得很慢,似乎格外小心,实情是刚才踢小桃的时候,黄杰感觉到裆部一阵阵痛楚慢慢散开,刚才被踩的左边蛋蛋现在犹如火烧一般,如果急着进攻恐怕痛楚发作。

  他打算把芳华逼到墙角再用身体力量压上去制服芳华,但是这时的他哪里是骁勇善战的芳华的对手,芳华知道他的来意,一下子从墙边溜了过去,黄杰马上回身追过去,芳华突然回身,旗袍裙动,黄杰知道芳华要踢自己,他连忙双手护住裆部要害,但芳华的目标并不是裆部,而是结实地踹中他的胸口,巨大的冲力让黄杰蹬蹬后退两步,马上感到一阵胸闷,气喘不上来。

  芳华又再逼近,黄杰只好忍着剧痛抬腿扫向芳华腰部,但是剧痛严重影响了这一脚的速度,被芳华一转身轻松地夹住了他的脚,接着,背对着黄杰的芳华右脚狠狠向后一甩,鞋跟噗的一声钉在了他的牛仔裤胯下,这次是右边的蛋蛋不幸光荣负伤,黄杰一下栽倒在地,不能动弹。

  芳华一看,黄杰一时三刻是起不来了,过去查看小桃有没事。这时小桃抚摸着被踢痛的阴部,怒气冲冲地过来,要找黄杰算账,她看到黄杰死鱼一样躺在地上,上前大骂:「你妈的,用高跟鞋踢妹妹很痛耶!你知不知道啊?草尼玛,我让你尝尝姑奶奶的厉害。」说着,提起高跟鞋一下踩在黄杰的裆部,还不断地碾动。

  黄杰马上从半昏迷中苏醒,发出一阵阵骇人的惨叫声,徒劳地用手向挪开小桃的高跟鞋,刚刚成功把鞋跟移开了,小桃又再抬起高跟鞋往下狠踩一脚。「喔喔……」黄杰的嘴里发出一些古怪的叫声。

  芳华连忙拉开小桃,这时黄杰才能说话:「我认输了,别打了,钱我给你们,不要再打了。」于是,小桃和芳华从黄杰处赢走了两万元。

  黄杰有个哥们叫张楠的,这天来看黄杰,看他卧床不起的,黄杰就跟他说起了受伤的原因。张楠听到居然也很感兴趣,他就让黄杰帮忙约战小桃和芳华。与黄杰不同的是,张楠只有单纯的虐待倾向,而且他是个大男人主义者,认为男人不可能输给女人的。

  小桃聪明得很呢,当然不会跟张楠对战,可是她又不想得罪黄杰,于是芳华给她一条计谋,把这桩生意转让给了隔壁班的美玲。美玲不像芳华那么受欢迎,生意没有她们好,听说有这种差事就已经心动了,再加上听芳华她们吹嘘如何轻易就打倒一个男人的事迹,轻易就赚到了两万块,她当然也不会放过。于是芳华帮美玲约好张楠对战,地点在她们富康来娱乐城。

  张楠应约前往,美玲已经找了同班的好友娜娜做帮手。张楠虽然大男人主义,但是看到黄杰的惨状,他也对这些小姐们娴熟的撩阴招数略有所闻了。

  于是张楠提出他的要求,张楠说,这里是美玲的地方,万一他赢了,她们如果全部人一拥而上,他一个人也难以匹敌,所以一次只能上一个;另外,除了不能拿武器,比赛没有任何规则,可以攻击任何地方。

  美玲一听,这样还有胜算么?她心里没底,但是两万块的快钱又很吸引。但是娜娜比她更有信心,娜娜说:「行,让我先上,即使我输了,我也要他掉块肉,让你轻松取胜。」于是她们选择了一个没人的空房间,搬开里面的杂物,作为比赛的场地,根据约定,第一场由娜娜对张楠。

  今天张楠穿着一件棕色的皮衣,一条蓝色的牛仔裤,一双军皮靴,虽然张楠不是体格很健壮的男子,但是今天的打扮让他看起来英气十足。而另一边的娜娜也算听标致的,她身高约一米六,黑色长发卷曲在双肩上,身上穿一件非常贴身的白色绣花短旗袍,被丰满的胸部撑得快要裂开了,脚穿一双白色高跟鞋,看上去没有什么攻击力,张楠对她一点也不放在心上。

  比赛开始,张楠不打算在这个女孩子身上浪费体力,径直向她走过去。娜娜见状,使出惯用的撩阴腿,她的腿还是很有力的,可是身上的旗袍实在太紧了,以致她的脚根本踢不起来,只踢中了张楠的小腿前骨。小腿骨被踢中,张楠也痛得倒吸一口寒气,他上前用腿压住娜娜的脚,不让她再次攻击,然后右拳猛地向着娜娜的胸部打了下去。

  「噢……」娜娜痛得捂着胸部大叫。张楠左手抓住娜娜的长发,右拳向着娜娜柔软的小腹连击几拳,娜娜马上跪倒在地,捂着小腹强烈干呕。张楠仍旧抓着娜娜的头发,想把她拉起来继续打,突然娜娜猛地伸手抓住了张楠的裤裆,用尽全力猛捏起来。「喔!」张楠感觉下身一阵剧痛,痛得他差点站不稳,幸好由于牛仔裤的保护,娜娜并没有捏住他的两个蛋蛋,张楠于是憋足最后一丝力气,手肘猛击了娜娜的头顶一下。

  娜娜应声倒地,双手捂着脑袋痛苦地呻吟着。张楠气汹汹地过去,又是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,娜娜「哦」的一下子吐出一口血痰,在地上缩成一团,看样子是打不下去了。

  「停手!她已经输了。」美玲看到姐妹被张楠打成那样,也不顾其他了,接着就要对战张楠。

  美玲比娜娜高很多,足有一米七多,今天她穿着一件贴身的白色T恤,一条刷白过的浅蓝色微喇牛仔裤,牛仔裤一直长至脚踝,几乎遮住了她的致命武器——一双时下最流行的高跟鞋,带有木制的防水台,细长的鞋跟,鞋跟足有10厘米。

  这样看起来,美玲跟张楠的高度几乎一样。第二场比赛开始,这次是美玲气势汹汹地向张楠猛冲过去,张楠一拳击向正冲向他的美玲的脸部,美玲果然也是有两下子的,只见她一抬手挡开了张楠的直拳,然后一巴掌猛甩了张楠一下,啪的一声,张楠的脸马上多了五只手指印。

  张楠被打得眼冒金星,他伸手就去拉美玲的头发,可是美玲忽然一下子来到自己跟前,张楠连忙缩回手,可是已经晚了,美玲的动作一气呵成,她抓住张楠两个胳膊的同时,膝盖已经抬起,大力地撞了张楠的裆部一下。「啊……」张楠吃痛,猛地推开美玲,捂着裆部半蹲在原地,样子很滑稽。

  美玲见状,轻蔑的笑着说:「哎哟,那里一定很痛吧?」张楠气得忍痛一拳打向美玲,美玲一看他缩开捂裆的手,就立刻一脚踢向他的下身,高跟鞋呼啸而至,张楠吓得马上用手挡住。啪的一声,手指被木制的鞋头踢中,痛得张楠哎哟叫了起来,右手摸着被踢痛的左手。

  美玲当然不会放过痛击张楠的机会,又一脚踢向他的下身要害,张楠这次学精了,不再用手挡,这次他早有防备,缩得比老鼠还快,一下避开了美玲这一脚,接着他顺势用手一推美玲的脚底,美玲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,被张楠一推,站立不稳,一屁股摔倒在地上。张楠一大步冲过去,然后用皮靴重重地踩在美玲的小腹上。

  「哦呜!!」美玲尖叫一声,口中喷出一口水,双手无力地抱着张楠的皮靴,不断的蠕动着。张楠嘴角露出狰狞的坏笑,一边更用力的碾踩美玲的小腹,然而突然感到裆部被一个尖锐的物体刺中,下身马上传来一阵让人窒息的剧痛,痛得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,只能跪在地上,双手紧紧抱着裆部,眼泪直流。

  原来美玲也不是省油的灯,她用力托着张楠的皮靴以减轻腹部的压力,然后使出她的绝招:抬起高跟鞋,用尽全力向着张楠张开的裤裆位置踹上去。被美玲尖细的鞋跟踹入了裤裆里,这一脚几乎要了张楠的命,如果不是今天穿了很厚的牛仔裤——这是黄杰的忠告——恐怕已经要叫救护车了。

  美玲站起来,腹部的痛楚也让美玲气喘吁吁,她一把抓住张楠的头发,猛抬膝盖撞在他的脸上,张楠的脸立刻淤青了一块,整个人被顶得平躺在地上。
  美玲的怒气都要发泄在张楠身上,她的高跟鞋照着张楠身上猛踢,张楠此时仍旧护着受伤的裆部,被美玲的鞋子猛踢几下小肚子,几乎要吐血,他只好抱成一团,护住全身要害,任美玲猛踢在背部。虽然背部痛得像火烧,但是裆部的痛楚反而似乎有所舒缓。

  美玲踢累了,改用鞋跟踩,她专门挑张楠护不着的要害踩,痛得张楠呲牙咧嘴的,张楠一边抵挡一边躲,被美玲逼到墙角上,眼看美玲的高跟鞋再次踩到,张楠也顾不得那么多,从美玲胯下钻了过去,美玲一脚踩在墙角的一张木凳上,咔嚓一声,鞋跟陷入了木凳里。这稍逊即逝的机会,张楠看得真切,他转身站起来,抬起皮靴,照着美玲的两腿中间猛踢上去。

  「噢……」这次美玲也终于知道什么叫痛了,她终于拔出了鞋跟,捂着裆部弯下了腰。张楠一把抓住美玲,把她往墙上一推,接着一个头顶撞在美玲的脸部,美玲马上捂着受伤的脸部。张楠以牙还牙,抓住美玲的双肩,膝盖狠狠地猛顶在美玲的裆部上。大概连续顶了五六下,这次美玲痛得连话都说不出了。

  这时旁边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:「别打了,下一个我来会会你。」张楠放开美玲,让她像坨烂泥一样瘫在地上。一看说话的女子,这名女子之前一直坐在房间门口的椅子上,叼着一根香烟,她穿着一条碎花连衣裙,裙子短得几乎看的到她的内内,脚上穿着渔网丝袜和一双到膝盖的长筒高跟皮靴,头发染成金色。这名女子叫晓兰,是美玲这个班的领班。

  这时,一边的娜娜担心的说:「兰姐,我看还是别打了,这男的太厉害了。」晓兰轻蔑地笑道:「不用担心,我干这行那么久了,男人有哪些弱点我是一清二楚的。」

  说完,晓兰就站起来向着张楠慢慢踱过去,她猛吸一口剩下不多的香烟,然后准备扔掉烟头的时候,忽然手指一弹,燃烧着的烟头就向着张楠的脸上飞去,张楠冷不防脸上被烟头烫了一下,痛得用手捂着。趁着这个空当,晓兰立刻飞起一脚,皮靴头结实地踢在张楠的裤裆上,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。「哦……卧槽」张楠的嘴角挤出一丝惨烈的叫声,马上捂着裆部跪在地上。「怎么了帅哥?才一下就不行了?」晓兰嘲笑跪在地上的张楠。

  张楠气得咬牙切齿:「臭三八,居然偷袭我!」他忍痛站起来,要害多次受创让他的速度有所下降,但是他自信自己的拳头还是足够威力的。捏紧拳头,张楠一个右拳打向晓兰的脸部,晓兰伸手去挡,可是张楠忽然变招,左手迅速抓住了晓兰的长发,一把拉她过来,重施故技一拳打向晓兰的小腹,晓兰头发被抓,只好用手去挡,可是张楠再次变招,一把抓住晓兰的胸部,用力一捏。

  「啊……」晓兰痛得尖叫。可是张楠还没来得及高兴,晓兰已经猛抬膝盖,重重撞在张楠两腿中间。张楠立刻乖乖放开晓兰的胸部,捂着裆部噔噔后退几步,双手抚慰自己受伤的小弟弟了。

  接着晓兰伸手,用尖锐的指甲在张楠的脸上猛抓一下。「啊……」张楠眼睛惨被抓了一下,痛得他泪水直流,睁不开眼,只好从裆部腾出一只手来揉眼睛。剧痛中,张楠听到晓兰的高跟皮靴走近,他忽然一脚向前踢过去,晓兰刚好冲过来,被张楠的小腿踢中了下身,这一脚是力拔千钧,旁边的娜娜不禁为晓兰捏了一把冷汗,晓兰捱了这脚,马上捂着裆部后退了一步,连叫都没叫一声。

  张楠这时稍为看清楚了一点,再次飞起一脚,踢向同样的部位,晓兰叫了一句:无耻!一闪身就避开了张楠的脚,接着反身一脚踢中了张楠这时前门大开的裆部要害。

  「呜……」张楠的惨叫声已经几乎听不到了,只是双手紧紧捂着裆部,晓兰把他的双手从裆部拉开,然后一个强力前踹,噗的一声闷响,皮靴坚硬的高跟就重重地印在了张楠牛仔裤的裤裆里!「嗷……呜呜。」张楠整个人被踹得飞了出去,啪的一声趴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晓兰走过去,迅速脱下了张楠的牛仔裤,手从他两腿中间伸进去,轻易地找到了他的两个蛋蛋,握在手掌心,突然用力握紧。

  「啊……哦哦,不要啊,我的蛋蛋要破了……」晓兰咯咯笑着说:「帅哥,认输了没?」「唉哟,我的姑奶奶……认输认输认输……」「你今晚输给了我们三个对吧,每人两万块,对吧?」说着晓兰加大了力度。

  「唉哟,唉哟,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!臭三八!」晓兰听了,没有用力捏,只是用指甲在张楠的蛋蛋上刮了几下,张楠马上痛得鬼哭狼嚎:「啊……哎呀……妈呀,痛痛痛……我错了,我的姑奶奶,几位美女饶命……」晓兰最后狠狠捏了一下,张楠几乎要痛晕过去,「好吧,这次放过你,下次给我小心点!」晓兰这才放开了张楠。

  可是张楠的噩梦并未就此结束,旁边恨恨的娜娜和美玲哪会就此善罢甘休。首先美玲从后抓住张楠,让他无法拒绝张开自己的双腿,娜娜拉起自己的紧身旗袍,露出结实的大腿,她向着毫无反抗的张楠踹出坏坏的一脚,故意用鞋跟向着张楠的内裤里面一戳。张楠发出一声惨叫,整个人跪在地上,不停地抽泣起来。
  美玲一把把他拽起来,猛提膝盖对着裤裆一个冲顶,张楠应声倒地,死鱼一般躺在地上抽搐。

  接着娜娜抓住张楠的两只脚高高举起向两边分开,美玲走到对面,然后向着张楠的裤裆跑过去,接近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右脚,利用强大的冲力,用那尖细得要命的鞋跟猛踩了张楠的裤裆一下!

  「啊呜……」张楠马上痛得满地打滚,不断用拳头猛拍地板,痛得他嘴里不断发出野兽般的惨嚎。过了好一会,他才能说话:「不……不要打了。我认输……我给你们每人……五万,求你们别再打了……」三个小姐这才放过张楠。张楠给了她们每人五万,之后再也不敢惹这些小姐了。

  话说黄杰的伤养好了一阵子,可以下床活动了,无所事事的他又想念起老相好小桃,还有她那双性感的长腿,当然还有她的好朋友芳华,也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儿,拥有一副曼妙的身材,不如这次就叫她们一起上来玩个痛快。

  电话里,小桃问:「怎么?还想打吗?」现在小桃是底气十足了。「我的姑奶奶,就是吃了豹子胆我也不敢了。」「那怎么行?你的朋友上次把我的姐妹打伤了,芳华姐说要好好惩罚一下你哦」「我愿意接受惩罚,你们赶紧过来吧!」……

  过了片刻,门铃响了,早已心痒难耐的黄杰立刻打开了门。可是,门外站着的并不是小桃和芳华,而是另外两名陌生女子。为首的女子又高又瘦,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,穿一件白色背心,一条黑色牛仔裤,脚穿高跟凉鞋;后面的女子较为年轻,穿黄色条纹背心,蓝色超短牛仔裙,脚穿一双过膝黑色长筒靴。黄杰还没说话,为首的女子已经开口了:「小桃还有点事,让我们先过来伺候你。」
  黄杰虽然听对方提到小桃,但是他觉得这样做不像小桃的作风啊,于是他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子,发觉她有点脸熟,于是他说:「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?」为首的女子慢慢脱下墨镜,她的年纪已经不算年轻,黄杰愕然的说:「你不就是……」话还没说完,为首的女子突然飞起一脚,她的胫骨狠狠踢在了黄杰的两腿中间!「噢……」黄杰痛得倒抽一口冷气,捂着裆部马上退后,两名女子顺势进了屋子,后面的女子回身把门关上。黄杰从嘴里挤出几个字:「哎哟,卧槽泥马的,你这是干嘛?」

  为首女子哈哈大笑:「你还认得我是谁吗?」黄杰这时记得了,为首这名女子是他们公司一个合作伙伴的女老板名叫潘虹,上次招标没有选择她公司,难道为了这点事就上门来寻仇?黄杰说:「是你这个疯婆子,你敢打我?」潘虹上前一步,嚷着:「打的就是你!」然后按着黄杰的双肩提膝飞顶他胯下,黄杰连忙向后一缩,避开这一招绝户撩阴顶,潘虹紧接着一记勾拳,打在黄杰下巴,但是黄杰马上回敬潘虹一巴掌,把潘虹打得踉跄后退,黄杰上去,一下抓住潘虹的头发,扬手又是一巴掌。

  黄杰说:「妈的,臭婊子敢打我?想死啊?」可是黄杰忽略了潘虹后面还有一个人,那就是她的保镖英琴,英琴原是一家保安公司的经理,后来被潘虹聘请过来她的公司,当她的司机和保镖。她虽然很年轻,但是打起架来狠劲十足,不输给正式的保镖。黄杰正想给潘虹点颜色看看,忽然眼前白光一闪,左耳狠捱了一记重踢,立刻嗡嗡作响,黄杰一阵头晕脑旋,马上放开潘虹,捂着生痛的左耳。
  英琴提着黄杰的衣领,狠狠一个前踹,皮靴的高跟正正踹中黄杰的裤裆!「喔……」黄杰马上惨叫着蹲在地上。英琴走到黄杰身后,勒住他的脖子,把他从地上拽起来。潘虹这才过来,对着黄杰恨恨地说:「我让你缩!」说着再次使出绝户撩阴顶,猛抬膝盖,这次黄杰无路可退,结实地被潘虹顶在裆部,黄杰发出一声杀猪似的大叫,然后双脚紧紧夹在一块,还不断发出痛苦的哼声。

  黄杰哭丧着说:「虹姐,我哪里得罪你了?」潘虹说:「上次招标,我们的价钱和质量都是最优的,我就奇怪为什么会落选,原来对方用一个臭婊子来搞定了你!」黄杰心想原来真是为了上次招标的事,潘虹公司的价格最低,质量也不错,但是另一家公司用了一个美人计,把黄杰搞定,这个美人计的美人不是别人,正是小桃,自那以后,他们才开始熟悉。

  黄杰于是说:「虹姐,别打,有话好说,你要什么直说」潘虹说:「第一、解除与那个公司的合同;第二,跟我们签合同,以后只能使用我们的产品;第三、这个不用劳烦你了,待会我自己解决。」黄杰说:「没问题,我跟你签就是!」
  黄杰说着,见潘虹稍微分神,忽然一脚踹在她小腹上,潘虹哀嚎一声,捂着肚子蹲下。黄杰接着用力往后一压,把英琴往后猛撞在墙上,英琴被他撞得差点背气,松开了勒颈的手,黄杰回身就是一个膝盖,撞在英琴的阴部,英琴今日穿着很短的牛仔裙,无法抵挡这一下,痛得她马上蹲着。黄杰又是一拳打在她腹部,英琴立刻吐了一口青水,无力跪下。

  黄杰抓起她头发,正想继续打,后面的潘虹已经悄悄接近。潘虹忽然从后抓住黄杰的头发,往后面猛拉一下,脚上顺势一绊,黄杰毫无防备,立刻仰面朝天摔倒,后脑撞在地上,满天星斗。趁黄杰双手捂着脑袋,潘虹抬起高跟鞋,重重一脚踩在黄杰的裆部!黄杰哎哟惨叫一声,捂着裆部缩成一个虾米。潘虹说:「臭小子,好大的胆子,竟敢打老娘?我看你是不想活了。」

  说完,潘虹把黄杰抱了起来,按在墙上,这时英琴马上起来,用膝盖狠狠狂顶黄杰裆部好几下,黄杰这次连叫都叫不出来了,直接倒在地上打滚。就在这时候,门铃响了。潘虹让英琴把黄杰绑起来,她去开门。大门打开,是小桃和芳华来到了,小桃看到开门的潘虹感到很奇怪,她问潘虹:「小姐你是?」

  潘虹打了个眼色,说:「杰哥说要玩大混战呢,嘻嘻……」小桃觉得很奇怪,她要去当面质问黄杰,为什么另外再找其他女人!于是小桃和芳华鱼贯而入,潘虹在后面关好门。们一关上,潘虹就从后面冲上去,飞起一脚从后踢在芳华的胯下,芳华一向最喜欢穿旗袍,今天也不例外,穿着一袭黑色的短旗袍,毫无防备地被潘虹的高跟鞋从后踢进旗袍的下摆里,没有任何抵抗就正在她的红心部位。
  芳华马上惨叫一声,捂着胯下跪在地上,头紧紧贴着地面,痛得直叫。小桃回身看到芳华痛苦倒地,马上知道是潘虹所为了。潘虹一击得手,冲上来照着小桃的下身又是一脚,但是小桃早有准备,闪身避开潘虹的撩阴腿,接着向着潘虹裆部反踢一脚,小桃今天穿了蓝色牛仔长裤,脚上穿一双尖头高跟鞋,潘虹被她尖锐的鞋头踢中,痛得够呛,蹒跚着后退。

  小桃马上冲过去,一手掐住潘虹的脖子,一手握拳连续捶在潘虹的小腹上,恶狠狠地逼问:「臭女人你是谁?为什么要害我们?」

  潘虹被小桃打得嗷嗷直叫,里面的英琴马上出来帮忙。小桃看到一条人影迅速接近,连忙放开潘虹去应付英琴,英琴利用助跑的冲力,凌空踢出一记双飞脚,小桃想抵挡已是晚了一步,被英琴皮靴冰冷的鞋底正正踹在脸上,立刻捂着被踢痛了脸连退几步,英琴继续冲上去,拉着小桃的头发,转身背对小桃,一记狠狠的后撩踢,正正撩在小桃的裤裆里,小桃感觉下身要害痛得要裂开一般,改为捂裆蹲下。

  英琴抓住她的头发,提膝撞在小桃胸上,小桃痛叫出声,英琴毫不留情又撞一下,小桃痛得双手护胸。

  英琴最后狠狠一膝盖撞小桃脸上,把她撞得仰面躺下,小桃已经是气喘不已。英琴还不罢休,把小桃的双脚拉起来,要踩下去,潘虹这时过来,叫住她:「阿琴,你去招呼那个,这个等我来!」

  潘虹上来,对着小桃说:「原来上次就是你这个臭婊子坏了我的好事,老娘我也让你做不了生意!」说完潘虹抓着小桃的双脚,大大张开,然后用她的高跟鞋在小桃裆部猛碾一阵,小桃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折磨,马上痛得死去活来,最后潘虹一下子整个人单膝跪在小桃两腿开叉处,小桃尖叫一声痛晕过去。这边,英琴看芳华跪在地上还没起来,就冲上去像踢足球一样,猛一脚踢在芳华的头部,芳华被她的皮靴踢得飞出一米以外。

  英琴过去,弯腰拽着芳华的衣领,正要把她拉起来,芳华突然一脚踹在英琴的裙底,英琴的牛仔裙对从下而来的攻击毫无防御能力,被芳华一下踹中了下阴要害,马上捂着裆部痛得她要命。芳华人在地上,看英琴弯腰护痛,她双脚往英琴头部猛夹一下,脚上一发力,就把英琴整个人甩在地上,芳华这才一骨碌爬起来,高跟鞋照着英琴的裆部猛踩下去。

  「噢……」英琴惨叫起来,不过这次她厚厚的牛仔裙终于起到了一些防御作用,没有让芳华的鞋跟直接命中要害,而是滑到地上。芳华抬脚又要踩下去,这时潘虹赶过来,从后又是一脚,再次踢中同样的地方,潘虹对这招早已成竹在胸,这一次同样给芳华带来了巨大的伤害,她的脚没能踩中英琴,自己已弯腰蹲下,英琴一看机不可失,立刻用高跟皮靴向上猛踹在芳华的两腿之间,芳华被坚硬的皮靴高跟踹在裆部,惨叫一声,马上倒地夹着双脚,猛烈抽搐起来。

  潘虹看到两个舞女都只剩半条人命,就不管她们,跟英琴进去继续折磨黄杰。潘虹看到黄杰双手被绑躺在地上,她对英琴说:「阿琴,这小子不老实,让他尝尝你的绝招。」

  英琴问:「你是说上次逼供那个商业间谍的时候?」潘虹说:「没错,不给点颜色他看看,他是不肯乖乖签合同的。」英琴说:「可是,那是女的,也住了一个月的医院,对男人可能会造成永久伤害哦。」潘虹说:「最重要是,那个女的都招供了,我就不信这小子不肯就范。」

  英琴说:「那好吧。」然后潘虹双脚跨站在仍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黄杰两边,然后把他的双脚抬起分开,把重要的目标暴露出来,英琴看准黄杰叉开的双脚,高高抬起皮靴,一脚劈山裂石的高鞭踏阴脚往下狠狠一砸,正中黄杰裆部,黄杰痛得撕心裂肺惨叫不已,可是英琴再次抬起,又是一脚,黄杰已经痛得快疯了,不住地摇头。

  英琴再次抬起脚,黄杰已经狂叫着:「别,别,别……我签了!」可是还是太晚了,英琴的踏阴脚再次击中目标,潘虹这才放开快要晕厥的黄杰,拿出合同,让他签字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